close

背景說明:《相聞》是中島美雪在2017年發行的專輯,為此,官方特設網站貼出樂評田家秀樹對她的專訪,訪問時間沒有明寫,似乎是2017年內;專輯的核心、發行單曲〈慕情〉是日劇〈安寧之鄉〉的主題曲,關於這部戲,可以參考筆者的文章〈拳打腳踢感官世界卻又沉思的安寧之鄉 〉。或許看過之後,比較能理解訪問內容。


——我聽說,妳錄〈慕情〉(思慕)的時候是在去年夜會第19回(中島例行的音樂劇)「橋下的理想鄉」一結束(2016年底)就馬上去了,有那麼早嗎?。

唔,馬上就去了。不這麼做會來不及吧。即便如此行程也很緊繃。在做夜會的時候就被說「請快一點」「不能更快一點嗎」,我也說了「辦不到」,就變成這樣。做完夜會後,我跟合聲的聲音都變虛了。「對不起,我不能唱到第20次。就算錯了也只能唱到第19次。」大概是這樣的狀態。

——唱這麼多次啊

唱得不順的話就變成這樣。

——大概會有人這樣想吧,專輯《相聞》是從〈慕情〉衍生出來的。

是它的核心唷。是為了〈慕情〉做的專輯。把〈慕情〉換個說法就是《相聞》了。是戀心唷。所以說專輯名也是慕情的話會混淆,稍微換個說法。

——連續劇〈安寧之鄉〉找妳寫主題曲,事情是怎樣開始的。

我已經忘了是怎麼開始的了。前一年的春天劇本才到齊。聽他們說的時候,我想說這個不讀完劇本不行,總之就先讀劇本吧,一直讀到誰誰誰的臺詞差不多我也講得出來時才開始寫歌。

——讀到臺詞都記得,讀到這種程度啊。

意思就是說,如果能用難產比喻的話就是難產啊。很花時間呢。全部集數都要用的歌一旦送出,後面哪一集、什麼場面都得任憑使用,因為不管是誰出場都要用的,不把全部的內容都好好理解的話不行對吧,在這裡花了非常多的時間。

——我以為妳自上一張專輯《組曲(Suite)》發行後,到現在有兩年的空檔,應該比平時有空,結果完全不是呢。

是的,完全沒有。沒有餘裕、沒有時間的程度,光是〈慕情〉就花了一年的時間,連這張新專輯也算的話,要兩年吧。還是說單單我們正在講的〈慕情〉,或許就過了兩年有吧。因為到最後一集為止,全部劇本都寫好,(編劇倉本聰)沒花太多時間啊。因為全部讀的話會掉頭髮的關係。

——那時劇本就全部都有了嗎!

編劇倉本聰來勢洶洶,一本接一本地送過來。我跟他說,「怎麼寫得那麼快」,他說「不盡早寫的話,或許我就先死了。」「沒寫完的話會給大家添麻煩的。」人生難料啊,這部戲包含著這樣的現實感,以及倉本先生的親身體驗。

——我曾和妳的製作人跟編曲瀨尾一三談話過,他說,錄音前,要先把專輯每一首歌照曲順給排好。

唉呀是的,照慣例是。他自己是說:「沒先排好的話,不能理解。」是吧(笑)。歌詞也是要先寫完整來。如果一開始只有歌曲的第一段,問說先這樣錄音好嗎?他會說,那這樣哪裡要放間奏?整首歌是多長?歌詞不完整無法理解。看吧,只好整首寫完才交給他。

——所以說,2016年底聖誕節錄〈慕情〉時,所有曲目都已經排好了。

那個也做好了(笑)。開始寫〈慕情〉時,就得想好,以它為中心的專輯是什麼,然後要放哪些歌等等的呢。大概兩年以前吧,在製作夜會時就得寫完唷(笑)。

——下面這個也是從瀨尾先生那邊聽來的,錄音時才會讓妳聽到編曲的樣子。然後,錄下一首也是這樣。在錄音室一起聽。

總是這樣子做的唷。意思是初體驗的錄音呢。瀨尾先生似乎也很享受這種做法,想要讓我聽了感到驚訝,所以一開始只有樂手的錄音沒有歌聲,讓我錄音前第一次聽到編曲,為了讓我呆呆地聽編曲,這時,看到瀨尾回頭看我,一副「怎麼樣啊」的感覺。「這裡要轉調對吧」「這裡要大聲唱吧」「嗯,大聲」像這樣彼此激盪出火花。所以說真的很有趣。偶爾,也不是不會變得很掉漆,但我這邊是覺得,即便掉漆也滿有趣的。是亂數般、賭博似的錄音過程呢。

——和那樣意想不到的編曲與演奏,所演唱的歌曲,也有這樣的錄音方式呢。

不做看看不會知道的唷。為樂手們的熱力所感染的演唱呢。和一個人自彈自唱時不一樣,在樂手的包圍下,會唱出唷齁之類的歡呼。像「ARIA-Air-」這首,要錄試唱帶時,聲音掛掉,嗓子乾乾的,瀨尾先生頗擔心,說降半個KEY也沒關係。我說「到時候應該會恢復吧」這樣放著,到正式錄音時真的恢復,能正常唱了。

——正因為是全體的流程已經完成的關係,才會有第一首「秘密花園」吧。這首歌從前奏到歌唱方式都蠻讓人印象深刻的。

不可思議的感覺呢。可以說,是配合歌詞,而變成這樣的景像。我啊,在沒有拍子的地方說要唱時,編曲老師會嗨起來。可是,是很不舒服的錄音喔。

——不舒服,嗎?

本來就是要讓人不舒服的吧。因為平時都是配合計數器唱歌,像上音樂學校似地唱歌,現在卻是不配合拍子唱,大家卻依樣彈奏著。樂手們儘管努力地彈奏,但歌手我這邊卻不搭腔地唱著。在完全不合的地方唱的關係,不管是我或樂手,感覺都不舒服。

—— 於是這首歌也變得讓人不舒服呢。

從頭開始算拍子絕對不會合的。這是第一首。不舒服的專輯吧(笑)。因為是迷失於道路的歌。必須要讓人有在霧中迷路的感覺(笑)。問題是這要是在演唱會上怎麼辦?大家都迷路了,走不到副歌去。

—— 正在迷路的人,在第三首「曼哈坦夜」裡也有的呢(笑)。我原本想,這是在創作期間去過的地方,但應該不是這樣的歌。 

為了工作去過好幾次但。這次倒是沒有。

——在「安寧之鄉」裡好像也有過這樣的事情,情歌裡的主人翁,因為是熟年而讓人印象深刻。在「人生的生手」裡,單看"何時是啟程的日子"這一段,感覺不是單純的啟程呢。

這裡在做英譯的時候,為了"何時啟程"要怎樣翻,而跟譯者商量過。何時啟程,要去哪裡而啟程。是去了又回來的歸途嗎?還是不回來了的歸途嗎?像這樣推敲過好幾次。

—— 結果是“departure”。出發。

要去“Journey”之類的,也沒什麼問題呢。「人生的生手」和「慕情」一樣,都是不知道在戲裡的哪個場面會被使用的歌曲。大家應該會有印象吧,由倉本先生決定了的話。意思是在哪裡使用都沒問題。儘管在關鍵的場面用會很棒,但也想過在別處用。

—— "因為沒有全部看完"的這樣的藉口。

請務必全部看完。12月會發第一回的DVD-BOX的樣子。一次賣出很貴,分開賣比較好賣的關係嘛。當做聖誕禮物、新年禮物、情人節禮物都可以喔。

——「移動性低氣壓」這首的編曲蠻讓人感到意外的。看歌詞不會想到是這樣的編曲。是60年代美國流行樂。Wall of sound。

覺得有點安心對吧。因為是我們這個歲數的情歌。雖然現在的情歌大部分都是hip-hop或者有許多網路用語,但因為這是我們這個世代的情歌,所以編曲長這樣子。

——瀨尾先生說是大快人心的一首歌。

是怪,不是快吧(笑)?

——「秘密花園」之後接不是迥異的第二首「小春日和」。而60年代美國流行風「移動性低氣壓」之後的,是日本味的「在月夜」。像這樣的反差是這張專輯有趣的地方。

像這樣上下顛倒的變化,是因為我很容易厭倦。「移動性低氣壓」那樣的歌,叫我連續十首都這樣也不行。某個類型的有個一首就好了。像「在月夜」那樣的音樂風景,是瀨尾先生的拿手好戲。比方說,說明月亮在哪裡,有前方,下面有廣闊的海,那裡映照出道路,看得到嗎?這類的。

——作者的妳看不到這情景嗎?

不注意聽察覺不到,這可是讓樂手們心跳加速的一首歌唷。因為奇數小節偶數小節奇數小節偶數小節一直交替進行的緣故,要好好地把樂符放好會很辛苦。是很辛苦算節拍的錄音。

——應該無法管這音樂裡的風景了吧(笑)。

我想這部分也是有點不可思議的。單靠拍子無法演奏得很到位。錄試唱帶的時候,彈鍵盤的信吾先生氣勢高張地說:「這首歌很有野心啊。」儘管這是很難被聽出來的歌曲意涵。

——雖然我以為內容是在講不倫之類的事情……

欸?是嗎是嗎是嗎?可能是聽到「之前的生活」就想到「與太太的生活」吧。這裡說的是跟我相遇之前的生活。儘管沒和我相遇的話就太好了呢,就會成為陌生的人。離家出走時都會說:「請您忘掉我吧。」

——抱歉,理解力不足。原來是令人同情的女性歌曲(笑)。「貓籠」在一邊戀愛的同時又有一點不一樣。歌曲也顯得天真可愛。

我這邊是想,在那裡多一隻貓。不是啦。一直說這張是成人的專輯,那這首歌呢,就好像在上鐵板燒之前,先上一點醃製小菜似的。要是一直先上天婦羅(炸物)的話,可能就會覺得重口味太多了而厭煩,那首歌是讓人不時夾點別的的小菜。

——「ARIA-Air」是鐵板燒嗎(笑)。在聽平原綾香的專輯『LOVE』時,就想過您自己應該也會唱吧。那時候妳就已經決定會自己唱嗎?

因為如果過了好幾年才決定的話會忘記,所以我想就提早決定要收進專輯吧。歌的內容是不會跟專輯不合,可是因為音域沒有像平原她那麼寬的關係,所以就稍微狡猾地修了一下音域(笑)。「那麼高的高音,(美雪)唱不到的。」瀨尾在幫平原錄音的時候,已經在想怎幫我的版本編曲囉。所以等到我錄音時,已經變得簡單一點了,「Bingo!就是這樣(簡單)。」(笑)

—— 主題是「歌是什麼」這樣的大命題。我想起了妳的「搖籃曲歌手」那張專輯,而現在更進一步地深入核心。

雖然她(平原綾香)唱的時候有她厲害的地方,但我唱的時候,是打算唱出「二律背反」、ambivalent。ARIA、詠歎調是獨唱嘛,在歌劇裡是一個人唱的部分。儘管有的地方是兩個人或四個人唱,但一個人的部分是ARIA的獨唱。打算那樣唱,「為了什麼而唱著ARIA」。

——儘管是一個人唱的部份,卻說"一個人無法唱歌"。有所矛盾。這樣的二律背反的概念便是核心。

能夠好好地唱出ARIA、獨唱的詠嘆調,就能夠遇到那個,在某處唱著自己的詠嘆調的人。這就是彼此出力合作呢。出力合作的時候,產生了波。就是「相聞」唷。為此,不唱是不行的。在各自的ARIA共鳴之時,產生了人與人的關係。那就是「相聞」。不讓對方聽到是不行的。

——儘管是獨唱,但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和能夠琴瑟和鳴的對手的歌共鳴,為此才唱自己的歌。

所以歌曲唱著"尋找能夠琴瑟和鳴的音波"。為了琴瑟和鳴,對方也必須唱ARIA(詠嘆調、多為獨唱)。各自盡全力地歌唱自己的詠嘆調,然後琴瑟和鳴。我想這就是「相聞」。如果目的是一個人歌唱的話,在誰也不在的荒野唱歌也無妨。沒有在人前歌唱的必要。但若是為了從孤獨的黑暗中獲得解放,那麼這樣的歌唱,就要好好地去找相遇的歌呢。

—— 也就是說,「ARIA-Air-」完成時,就已經決定了專輯名稱「相聞」是嗎?

我只是想,那樣的事情,換成日文說的話,就是「相聞」。日本從以前就有這樣的詞。"看吧看吧,有現成的吧。"像是這樣的感覺。在日本的古典文學裡,很多東西都已經被描述過了。是無法匹敵的。

——「ARIA-Air-」是鐵板燒的話,那「希冀」是什麼?

就跑出來了暗鍋(各人拿不同材料混煮的鍋)啊。這首歌前面什麼都沒有喔。這次新專輯有黑膠版。有兩張。兩張各有正反面。很大碗吧。在製作的時候,煩惱說一張黑膠的正反面的曲目要從哪裡切到哪裡。因為兩張就有ABCD四面。單單一面可以放的歌的數量,三首或四歌都可以,但第二張的B面,只有「希冀」跟「慕情」,另一面什麼都沒有。最後一首就安寧地奉上「慕情」吧,在這之前是暗鍋。

——在聽「希冀」跟「慕情」的時候,想說,是這麼樣「無私」的專輯啊。

啊~是啊(笑)。是的呢。這麼說來,倒是沒有寫說,那個奉送給你,這個也奉送給你的話(笑)。

——戲劇化的曲調進行,和直率的言語。三連音蘊釀出緊張感。「希冀」這首歌彷彿就要哭了。

樂手們也很拼呢。一開始是彈奏地比較平和的。編曲是更平和更美的。跟他們說,請彈奏地更緊迫一點,他們便各自逼迫自己了。還有那樣子的歌詞。有的地方有一點社會意義喔。也或許是讓人反感的歌曲。

——會招致反感嗎?

"越努力逐夢越會實現,可別給孩子謊言。"我想問大人們:"越努力逐夢越會實現,是這樣嗎?"強者才會實現。是這樣的吧。在這一點上追問,往這個方向想看看。

——我想下一張專輯會是怎樣的時候,就想到妳前年的巡迴「一會」。沒想到,就像那時的選曲似地,已經有了成品。雖然沒預料到,我想,在「秘密花園」和「希冀」裡,也有那樣的要素吧。

有濃縮在裡面的意思呢。就好像火鍋。火鍋之後的甜點,超大甜點。

——胃藥也包含在裡面了呢(笑)。

安寧聖代,上頭再灑些胃藥做裝飾(笑)。 

——而且「希冀」裡的"拿我所有的未來去換"也是這樣,「慕情」裡的"只想為你奉獻所有"也是,像這樣犧牲式的美雪小姐,是第一次聽到不是嗎?

這是倉本先生的魔法。倉本不會去寫沒有投入自己的架空故事。因為他是削肉剔骨地在寫。那樣的人是不會說謊的。因此我也不寫假話。對倉本先生不可以說謊。人家認真地岀招,沒有認真地接招會很失禮的。

——「慕情」裡的"如果再重頭開始",應該是美雪小姐一直都在歌唱的「轉生」吧。可是,我在想,唱到這個地步了,之後還能唱什麼?雖然瀨尾先生說,未來妳創作的內容,還有很多不知道的呢。

以後的創作會變成什麼呢?會不會成佛了呢。到這裡,讓我歌唱的是倉本先生,以這次的創作內容來說。


*草譯/瑞文。翻譯校正/上前萬理子。

*歡迎加入中島美雪介紹會at Taiwan - 首頁| Facebook

 

*這篇專訪有花錢請人校正,所以我經濟比較寬裕的話,相對的也好做事,可以的話,贊助我每年3~4月的新聞集資案,台日同志新聞(2018年度)追蹤福島核災專欄(2018年度),到網頁有線上捐款機制。大陸朋友可以用我朋友的支付寶QR碼(下圖),請註明是給瑞文的,我才收得到。

 

28536236_2104936783074471_1305054950_n.jpg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瑞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