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2006821123350.jpg

這是wen以前翻譯的舊稿,因為我怕弄丟,就先放上來。

夜會五共有五章,這裡收錄其中的兩章。板主再補上最後一章。



夜会VOL.5「花の色はうつりにけりないたづらにわが身世にふるながめせし間に」
夜會5 "太息花色今更易 此身虛度春雨中"



第二場─冬─

滿天白雪 咖啡店外的座位



因收到情書的回信前來赴約的女孩唸著信…………….
後方沒有燈光的暗處 傳來2個男子的談話

女「謝謝妳那封可愛的情書。沒想到能收到像妳這種老實型的女孩寄來的情書,雖然感到些微的訝異,不過當然是非常樂意的呀。我從很早之前就默默的注意到妳是個很棒的女孩。」
男「根本是隻恐龍!」「(笑)」「噓!」
女「其他人居然沒有注意到妳的魅力,真是…」
男「有眼無珠啊。妳在信中介意的那個女的…」
女「我已經被她甩掉了。妳一定有能力治癒我破碎了的心靈」
男「喂,她要治癒你的心耶。」「嘔。」「(笑)」
女「明天黃昏時分,讓我們在坡下的咖啡館約會吧」
男「那家店有個視野寬廣的露天座位,就在那裡等我吧。我非常喜歡那個位子」
女「我非常喜歡那個位子」
男「笑死人了!」「這下子那個女的大概會收斂一點了吧。」「喂,再來要怎麼辦?」「你出面好了。」「就算倒貼我,我也不要。」「(爆笑)」
女「謝謝妳那封可愛的情書…」
翻來覆去研究那封全部由打字機打出來的信,女的開時覺得有點蹊蹺。
女「…妳是個很棒的女孩」
突然醒悟這封信是惡意的。
想想自己再怎麼往臉上貼金也稱不上是很棒的女孩。
到底這封信是誰寫的?在心中勾勒出有嫌疑的那些臉孔;那些充滿惡意的面容清晰的浮現了出來。
女人終於明白了事情的真相:這封信‧是‧假‧的!
女「一定要在那個位子等我喔…」




∮歌曲「sapporo snowy」∮



サッポロSNOWY/札幌SNOWY     譯/台版翻譯


大陸からの強い寒気が下がって 今夜半 冷え込みます
從大陸吹下來 一股強烈的寒冷氣流  今天夜半也一定很冷很冷
夕方遅く降りだした雪は明日もかなり強く降るでしょう
傍晚很晚才開始下的這一場大雪 明天也 還會繼續強烈地下吧
昨日ついた足跡もみんなみんな包んで
昨天留下的腳印已 全部 全部 埋掉了

サッポロSNOWY まだ SNOWY あの人が
まだ好きになってくれないから
札幌SNOWY 還是SNOWY 只因為 他這個人
還沒有真的喜歡上我啊
サッポロSNOWY まだ SNOWY 帰れない
札幌SNOWY 還是SNOWY 不能回去
今日も天気予報 長距離で聞く
今天的氣象報告 依然以長距離聽
SNOWY……
  

吹雪の海で迷っている漁船から無線は強気な駄洒落
強風吹雪的海面 一艘迷航的漁船上 
收音機正播著豪放的笑話
氷の国の人は涙のかわりに負けん気なジョークを言う
冰之國的人總是不隨隨便便流眼淚 光愛說些不服輸的笑話
昨日あった出来事もみんなみんな包んで
昨天發生的事情已 全部 全部 埋掉了

サッポロSNOWY まだ SNOWY あの人が
まだ好きになってくれないから
札幌SNOWY 還是SNOWY 只因為 他這個人
還沒有真的喜歡上我啊
サッポロSNOWY まだ SNOWY 帰れない
札幌SNOWY 還是SNOWY 不能回去
今日も天気予報 長距離で聞く
今天的氣象報告 依然以長距離聽
SNOWY……


本やTVで覚えたことも嘘ではないけど
從書本上和電視上學到的事情 雖然一點都不假

サッポロSNOWY いつか SNOWY あの人に 
言葉にならない雪を見せたい
札幌SNOWY 有一天SNOWY 
想要讓他看一看 無法言喻的雪
サッポロSNOWY ただ SNOWY 降りしきる
あの雪の中の素顔見せたい
札幌SNOWY 一直SNOWY 紛紛下不停
想要讓他看一看 雪中的素顏
サッポロSNOWY まだ SNOWY あの人が
まだ好きになってくれないから
札幌SNOWY 還是SNOWY 只因為 他這個人
還沒有真的喜歡上我啊
サッポロSNOWY まだ SNOWY 帰れない
今日も天気予報 長距離で聞く
 札幌SNOWY 還是SNOWY 不能回去
今天的氣象報告 依然以長距離聽
SNOWY……





雪,依然下個不停。女人在笑。嘲笑自己居然沒看破這麼明顯的把戲。雪,依然下個不停。
女人邊笑,邊哭。前來赴約時那麼雀躍的奔跑而來的道路,如今卻是失魂落魄的拖著沈重的腳步而去。
雪,逐漸轉小了。—from夜會1993


ps. 關於札幌雪色一曲,庭山先生的解釋,wen的翻譯。

Sapporo snowy:

描述在東京獨自生活,家鄉位於北海道的女生的故事。
自從上大學時來到東京,甚至當了幾年的上班族了,總是一個人堅強的活在這巨大都市的一角。
起初覺得新鮮美妙的都市生活,漸漸因持續的獨居慢慢感到了空虛寂寞。
在這種狀況下喜歡上一個男生,偷偷的暗戀著他;但是對方對她仍然無動於衷。
她很惡厭自己因獨居而養成的逞強好面子的個性,不過還是不敢讓對方看到真實的自己,總是講出故做堅強的話。
經常想起故鄉,便打開遠方的電台,收聽札榥的氣象預報。
心想:哪一天他注意到我了,能愛上真實的自己,希望和他一同欣賞故鄉美麗的雪景。

我認為這首歌就是描述以上的情節。
所以:在書上和電視上看到的也不是虛假
是指對方的男生經由書本和電視看來的北海道冬天的天候和札幌的雪景之美雖然也沒錯,但是有些東西是必須實際在那裡生長居住過的人,才能體會嚴冬及積雪有其真正的美麗在。認識札幌雪景之美,也可說是認識女主角的真面目。
哪一天他愛上我了的話,願意帶他回故鄉札幌,見識真正的雪景。

將昨晚留下的足跡全部覆蓋起來:
嚴寒地區出身的自己,懂得如何治療在都市生活中受了傷的心。就像降雪慢慢堆積覆蓋一般。

在風雪…講著不認輸的笑話:
就像獨自在東京打拼,不肯服輸的自己一樣。
也許這就是在冰天雪地長大的人的習性也說不定。

想讓他看看這無法用言語形容的雪景:
用眼睛看過、用手碰觸過,才能明了白雪的美及嚴酷、溫暖。
希望男生能真正明白雪和女主角的深刻內涵。

希望你看到在雪中的真實面目:
生長在下雪地區的自己的本來面目,並不是那個在東京爭強好勝;矯揉做作的我。期望我看上的他能夠看到我最真實的一面。









第四場─夏─


「妳過得好嗎?肚子裡的寶寶也平安嗎?我離開的時候天氣還是那麼的冷,時間過得真快,轉眼又夏天了。…等我回國後馬上帶妳去見我父母,就算他們一直在意妳的過往,不過只要知道很快就有孫子可以抱了,一定會很高興才對。…小孩的名字我已經想好十幾個了唷。…半年前這裡突然發生武裝叛變…終於在昨天收到母公司的傳真,要我們全面放棄…能趕在雨季前離開的飛機,大概是在6天之後…這個國家遭受到戰火的蹂躪,以前跟妳講好的禮物,一樣也沒辦法兌現。不過讓我唱首當地流傳下來的美麗情歌送給妳吧。…有一天,也希望能教我們的孩子唱它。1999,夏,於戰地。」


∮歌曲「孤獨的肖像1st」∮




孤独の肖像1st.(こどくのしょうぞうふぁーすと)/孤獨的肖像1st


悲しみは あなたを失くしたことじゃなく
我這沈重的悲傷,並不單單因失去你而來的。
もう二度と だれも信じられなくなることよ
而是再也無法相信任何人了。
どうせみんなひとりぽっち 海の底にいるみたい
反正你看,哪個人不像是獨自沈在深海中一般的孤獨。
だからだれかどうぞ上手な嘘をついて嘘をついて
可不可以,有個人對我撒個善意的謊言;善意的謊言?

    いつも僕が側にいる、と
    「無論何時何地我都願意陪在你身旁」,
    夢でいいから囁いて
    就算是假的也好,請輕聲的如此對我說。
    それで少しだけ眠れる
    這樣能幫助我比較容易進入夢鄉,
    本当の淋しさ忘れて
    暫時忘卻壓得喘不過氣來得寂寞感。
    いつも僕が側にいる、と
    「無論何時何地我都願意陪在你身旁」,
    夢でいいから囁いて
    就算是假的也好,請輕聲的如此對我說。
    それで少しだけ眠れる
    這樣能幫助我比較容易進入夢鄉,
    本当の淋しさ忘れて
    暫時忘卻壓得喘不過氣來得寂寞感。     
    たぶん
    也許……。


愛なんて何処にも無いと思えば気楽
看破算了:「反正根本就沒有永恆的愛情」,或許能感覺得輕鬆一點
はじめからないものはつかまえられないわ
原本就不存在的東西,完全都沒機會能追尋得到嘛。
隠している心の中 うずめている心の中
將自己的感情緊緊壓抑住;滿腔熱情在心中不住翻滾。
もう二度と悲しむのはこりごりだから暗闇の中へ
我已經怕了,再也不願意體會這種椎心的傷痛,因此將自己交給黑闇的國度。

    いつも僕が側にいる、と
    「無論何時何地我都願意陪在你身旁」,
    夢でいいから囁いて
    就算是假的也好,請輕聲的如此對我說。
    それで少しだけ眠れる
    這樣能幫助我比較容易進入夢鄉,
    本当の淋しさ忘れて
    暫時忘卻壓得喘不過氣來得寂寞感。
    いつも僕が側にいる、と
    「無論何時何地我都願意陪在你身旁」,
    夢でいいから囁いて
    就算是假的也好,請輕聲的如此對我說。
    それで少しだけ眠れる
    這樣能幫助我比較容易進入夢鄉,
    本当の淋しさ忘れて
    暫時忘卻壓得喘不過氣來的寂寞感。      

消えないわ心の中 消えやしないわ
無法把渴望被愛的思念從我內心消除;根本就沒辦法消除。
消せないわ心の中 消せやしないわ
無法把渴望被愛的思念從我內心去除;根本就沒辦法去除。
手さぐりで歩きだして暗闇の中
身處絕望的深淵,勉強伸出手摸索前行。
もう一度はじめから愛を探したい
我要再次從頭開始,尋找真正屬於我自己的愛情。

消えないわ心の中 消えやしないわ
無法把渴望被愛的思念從我內心消除;根本就沒辦法消除。
消せないわ心の中 消せやしないわ 
無法把渴望被愛的思念從我內心去除;根本就沒辦法去除。
手さぐりで歩きだして暗闇の中
身處絕望的深淵,勉強伸出手摸索前行。
もう一度はじめから愛を探したい
我要再次從頭開始,尋找真正屬於我自己的愛情。

消えないわ心の中 消えやしないわ
無法把渴望被愛的思念從我內心消除;根本就沒辦法消除。
消せないわ心の中 消せやしないわ
無法把渴望被愛的思念從我內心去除;根本就沒辦法去除。




煙火的光,照亮了信封;日期確實是7天前。
突然發現,月份是上‧個‧月!
夜空的七彩煙火幾時變成了燃燒異國荒野和城鎮的戰火。
waiter「(太太,我們要打烊了,請改天再來)」…女,跌倒。
waiter吃了一驚,急忙上前扶她。
這時,下腹部一陣劇痛…煙火的光彩再度變為被砲火擊中的建築物的火光。
黑暗中一輛卡車衝了出來,上面坐著十幾個日本職員,女人的丈夫也在上面。
草叢中冒出游擊隊,對著卡車猛射。
…好不容易擺脫他們,卡車繼續奔馳在漆黑的草原,往機場邁進…。
但是,一架轟炸機的引擎發出怒吼聲逐漸接近,卡車司機抬頭望了一下上方…。
投彈。
卡車爆炸燃燒。舞台全暗。開始下起一場大雨。雨越下越大,但是,雨終究會停的。

from-夜會1993第四場─夏─






經過時序逆轉的前四幕春、冬、秋、夏,
最終幕「時間之賊」登場。





水中映射的月亮,
是只有顏色沒有實體的東西。

月亮第三美的是滿亮,第二美的是殘缺的月,
第一美的是手摸不到的月亮。

黑裝束、小偷般的女人,在水中撈月後,
走到舞台前一口氣講完壓軸的台詞:



「銀河告知秋天,等待冬天,迎接春天。
旅人被勿忘草逮住、綁住。
即便月見草被茅草的原野所掩蓋。
如果去相會是為了約定的話,
於『等待相逢的這段時間中間的過度眷戀』中
就變得因此死了或怎樣等等的嗎?

来る、来ない、来る、来ない、
來,不來;來,不來。<歌曲「等待之歌」>

等到死了,被後世的人,
稱讚說有美德的時候,
沒遇到所等待的人,
卻高興自己有什麼價值的樣子。
(這時)『等待之歌』,才是給等待的人的『等待之歌』,
即便被夕告鳥(告知危險的鳥?)稱讚,
也沒有任何助益。

来る、来ない、来る、来ない、
來,不來;來,不來。<歌曲「等待之歌」>

對於抵達不到的思念,
試著凝視之、歌詠之的女人,
並不想得到守候的虛名。

在不懷疑「一定」的眼睛裡,有縫隙在映照時間等事物的吧?
在不懷疑「一定」的耳朵裡,有縫隙在傳聲時間等事物的吧?

一邊摸索名為一心一意的地圖,
不先在橋上問前途吉兇,便直接渡過橋。

等待的人的著急,是那個、在到那裡的道路之前,
在為相逢而出發之前都有的。」



女人似乎對著半空描繪什麼,順序灌注力量進去, 
並追趕似地喊叫,眼神如電,淒厲。



<歌曲「相較於情愛也是...」>


嘘をつきなさい ものを盗りなさい
悪人になり
請妳乾脆說謊算了 請妳乾脆去偷去搶算了 
做個壞人吧
傷をつけなさい 春を売りなさい
悪人になり
請妳乾脆傷害他人算了 請妳乾脆販賣青春算了 
做個壞人吧

 救いなど待つよりも 罪は軽い
 愛よりも夢よりも 人恋しさに誘われて
 愛さえも夢さえも 粉々になるよ
 等別人拯救自己的靈魂才罪過 行騙致害的罪惡還輕得多 
 相較於愛 相較於夢 其實是對人的眷戀在誘惑啊!
 就連情愛 就連夢想 去紛解成碎細不絕的殘末吧! 

星を追いかけて 月を追いかけて
どこまでも行け
追上星星 追上明月
無處不可前行
星を追いかけて 月を追いかけて
どこまでも行け
追上人 追上時間
無處不可前行

 裏切らぬものだけを 慕って行け
 愛よりも夢よりも 人恋しさに誘われて
 愛さえも夢さえも 粉々になるよ
 我思慕的只是不會被背叛的感覺 
 我追尋只是這個
 相較於愛 相較於夢 其實是對人的眷戀在誘惑啊!
 就連情愛 就連夢想 都紛解成碎細不絕的殘末吧!

 愛よりも夢よりも 人恋しさに誘われて
 愛さえも夢さえも 粉々になるよ
 相較於愛 相較於夢 其實是對人的眷戀在誘惑啊!
 就連情愛 就連夢想 都紛解成碎細不絕的殘末吧!



<歌曲「等待之歌」>


来る、来ない、来る、来ない、
來 不來 來 不來
来る、来ない、来る、来ない、
來 不來 來 不來
来る、来ない、来る、来ない、
來 不來 來 不來
来る、来ない、来る、来ない、
來 不來 來 不來

待つ、待たない、待つ、待たない、
等 不等 等 不等
待つ、待たない、待つ、待たない、
等 不等 等 不等
待つ、待たない、待つ、待たない、
等 不等 等 不等
待つ、待たない、待つ、待たない、
等 不等 等 不等

荒野を越えて 銀河を越えて
越過荒野 越過銀河
戦さを越えて 必ず逢おう
越過戰爭 一定要去相逢

来る、来ない、来る、来ない、
來 不來 來 不來
待つ、待たない、待つ、待たない、
等 不等 等 不等
逢う、逢えない、逢う、逢えない、
相逢 不能相逢 相逢 不能相逢
逢う、逢えない、逢う
相逢 不能相逢 相逢 



身後的燈光交錯,開始演唱「夜曲」的第二次副歌。
沐浴於月光,那是對愛人送抵祈禱般的歌聲,
逆圈的腳步似乎代表時針的逆轉。
背景,是巨大月亮的下半面。

 

<歌曲「夜曲」>


月の光が 肩に冷たい夜には
祈りながら歌うのよ
月光映照在肩頭 在這寒冷的夜晚
邊祈禱邊歌唱吧

夜にさざめく 灯りの中で
遙かにみつめつづける瞳に気づいて
在夜裡微微搖曳的 燈光裡 
請你注意一下 那一直一直望著遠方的眼睛

あなたは今も 私の夢を
見てくれることがあるかしら
應該是因為 至今你仍讓我看到我的夢想



女人拿起先前在不同季節出現的桌布,登上階梯。 
並在步上階梯的途中放開桌布,宛如超越時間。



悲しい歌も 愛しい歌も
みんなあなたのことを歌っているのよ
於是我悲哀的歌也唱 愛戀的歌也唱
一首一首唱著關於你的一切 

月の光が 肩に冷たい夜には
せめてあなたのそばへ流れたい
月光映照在肩頭 這寒冷的夜晚
我至少希望 把歌聲流送到你的身旁

月の光が 肩に冷たい夜には
祈りながら歌うのよ
月光映照在肩頭 在這寒冷的夜晚
邊祈禱邊歌唱吧

夜にさざめく 灯りの中で
遙かにみつめつづける瞳に気づいて
在夜裡微微搖曳的 燈光裡 
請你注意一下 那一直一直望著遠方的眼睛

月の光が 肩に冷たい夜には
少しだけ私を思い出して
思い出して
月光映照在肩頭 這寒冷的夜晚
請你多多少少想起我
想起我............



仰望天空,巨大的月亮迫近。
看不到全部的月亮,手觸不到的月亮。
向著那月亮,她為相逢而前行,
苦痛地爬行,越爬越高,
跪下、緊握雙手,為月光所曝曬。
先前持續等待的四人的祈求,
現在化為以月亮為目標的、獨自的女人。
然後,似乎得到了世上最美的事物:月亮,
不,美的不是月亮,
而是一邊忍受痛苦一邊登上天梯的女人。
等待是執念,為相逢而前行也是執念,
這些無法重逢的女人,
誰也不能說是愚蠢,
在我們眼前,無處不可前行的女人,
令人感到無法言喻的強大能量。








以上,「時間之賊」的部份由竑廣”暫時”節譯自這個網頁,歡迎更正、指教:
http://ameblo.jp/kuriyakin/entry-10048962449.html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瑞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