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大自然




中島美雪第二十四張專輯的「阿檀樹下」這首歌,似乎代表了她創作道路上又一次新的方向。

像這樣關於自然景物的題材,雖然在過去中島美雪的作品裡也可以見到,但歌詞的重心多放在主人翁的情緒而非景色本身。比方「札幌SNOWY」一曲裡的雪景可以看成是主人翁心理狀態的延伸,裡面的景色是用來襯托、突顯人的情感,而個人的心緒則沾染、佈滿了自然景色,可以說裡面提到的風景就是心的風景。
                  
但是反過來看「阿檀樹下」的話,會感覺歌曲的重心放到大自然本身,景物被獨立出來描寫而非人心的附屬品。更進一步地說,個人的心緒在大自然裡得到滌洗,大自然成為了一種慰藉或救贖。

從第二十四張「PARADISE CAFÉ」之後,像這樣以大自然本身為主角的歌曲慢慢增加。而且除了歌詞,編曲與旋律也都確實地捕捉了大自然的氛圍。在「阿檀樹下」之後,姑且讓筆者稱為自然系歌曲有「清流」、「竹之歌」、「紅河」、「樹高千丈 落葉歸根」、「迎月」、「月夜同舟」等等。

這些歌曲多偏向中國風、民族風或NEW AGE之類的風格,或者在編曲直接採用自然聲音如蟲鳴、海浪聲等等來營造自然的感覺。此外,根據歌中景色的不同,中島美雪的唱腔也跟著作出不同變化,跟編曲產生新的化學效果,為她的創作再開一扇新窗。

這樣的轉變對中島美雪來說或許並不突然,在過去關於中島美雪的文字紀錄裡,她便提及她的筆觸有著非常龐大而複雜的感應範圍:

「字彙是和社會情勢、生活環境、季節、地域、天候、經驗、時間帶、場所等數不完的各種因素息息相關。潛藏著意味將會不斷蛻變的可能性,何況和感情的轉移也有莫大的關聯,所以,以形狀存在的「字彙」這種東西畢竟從頭至尾是一種記號,所以每當和被迫朝什麼方向出發的、準備如何解讀的這種意念的一個一個相會的當兒,所謂的「字靈」(字的魔力)這種東西就誕生了,不是嗎?那麼一想,總不由得興奮起來,也許,這算是我的興致一般的東西吧。」(此段取自網站美雪美學愛好會,中譯:星辰。原文出自中島美雪早期出版的散文集「喜歡愛」。)  


從鄉村走向都市,再從都市返回山川大海,中島美雪創作中的風景遞嬗著。她的音樂消弭人與自然的距離,讓飽受七情六慾煩擾的我們,得以暫時投身其中獲得舒解。 



頁面播放的是「阿檀樹下」,按esc可停止。

 




阿檀の木の下で/阿檀樹下       


波のかなたから流れて来るのは
那些隨著潮水漂流而來的,
私の知らない貝殻ばかり
是我從不曾見過的貝殼;
波のかなたから流れて来るのは
那些隨著波濤傳來的,
私の知らない寿歌(ほぎうた)ばかり
是我從不曾聽過的祝歌。
遠い昔のあの日から この島に人はいない
好久好久以前,這個島上不曾有過人煙,
みんなみんな阿檀の木になった
傳說每個人都變成了阿檀樹。
波のかなたから流れてくるのは
那些隨著潮水漂流而來的,
私の知らない国歌ばかり
是我不曾聽過的國歌。


遠い昔にこの島は戦軍(いくさ)に負けて貢がれた
好久以前這個島嶼曾因戰敗而犧牲,
だれもだれも知らない日に決まった
在一個沒有人知道的日子裡被決定了命運。
波のかなたから流れてくるのは
那些隨著波濤傳來的,
私の知らない決めごとばかり
是我從不曾知道的決定。


陽は焼きつける 阿檀は生きる
太陽不斷燃燒,阿檀樹不斷成長;
大地を抱いて阿檀は生きる
擁抱著大地,阿檀樹持續著成長。
山の形は雨風まかせ
山的形狀由風雨來決定,
島の行方は波風まかせ
島嶼的去留由浪潮來決定。
遠い昔にこの島は戦軍(いくさ)に負けて貢がれた
好久以前這個島嶼曾因戰敗而犧牲,
だれもだれも知らない日に決まった
在一個沒有人知道的日子裡被決定了命運。
誰も知らない木の根の下は
在一個沒有人知道的樹根下,
主(ぬし)の見捨てた貝殻ばかり
儘是被主人遺棄的貝殼殘骸。



阿檀の木/あだんの木;貝殻/かいがら;国歌/くにうた
;貢がれた/みつがれた/貢ぐ。


中譯出自台版翻譯。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瑞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